搜索 請登錄

青春的背影——跟著姐姐們上戰場

  • 發布:
  • 閱讀:7501
  • 來源:

   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憑著一股熱情上了前線。從發熱門診值班,到第一批奔赴市定點醫院參加醫療救治,在抗擊疫情的戰場上堅守了40多天。這對我這個剛走出校門不到2年的年輕護士來說,是一次難得的人生經歷,使我對社會、對職業、對人生,都有了全新的認識。正所謂不經歷風雨,怎能見彩虹!

出征五院(左起:仇煥云、翟亞博、潘寧寧、吉煥彩)
    從疫情防控工作一開始,我就報名上了發熱門診。1月27日上完白班,接到了劉淑嬋護士長的電話,她問我愿不愿意參加醫療隊去支援第五院。聽到可以到更遠的前線,我毫不猶豫地答應:“去,我去!”
心里一瞬間的激動,好像生怕她反悔似的,回答的那么堅決。雖然干護理我還是一個新手,但我卻是一名4年黨齡的“老”黨員,在這個時候不沖上去,還等到什么時候呢。
    掛上電話,心情漸漸平靜。畢竟剛上班一年半,輪轉過內科、外科、婦產科,就是沒有接觸過傳染病科,我該做些什么準備呢?不管那么多,先去院里報到參加培訓。到了機關會議室,很快15名隊員到齊了,尷尬的是我一個都不認識。聽領導點名介紹,幾乎全都是感染科的老師,心里不禁心虛,到了戰場我會不會成為大家的累贅呀!
    晚上回家告知爸爸媽媽,無非是擔心和囑咐。惡補一下呼吸道傳染病知識,好像明天要期末考試似的,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嘛。第二天一大早按時趕到醫院,出發儀式上領導的囑托與期待,重新喚起了心中那團烈火。在車上領隊老師讓大家一個個自我介紹,我用心記住每位老師的名字和身份,知道了護理帶隊的是朱應春護士長,還有感染科的孫永靜護士長,昨天培訓會喊我坐一起的舒娟姐,我旁邊給我遞早餐、幫我剝雞蛋的是煥彩姐,后來工作中被大家公認的知心大姐襯紅姐;穿著阿寶坎肩的是方圓姐,還有歡姐和仇姐。唯一一個妹妹輩兒的翟亞博,和我一樣的單身女。共同的使命把我們組成了一個新的團隊,未知的困難和風險拉近了大家的感情,從下車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沒有了陌生感。

    到達五院的第一天就進入了工作狀態。護士長和感染科的姐姐們知道我是個人防護的菜鳥,對我特別關心。大家指導我如何正確穿脫防護服,如何安全穿越第一、第二緩沖間進入半污染區、污染區。進入病區后又指導我熟記各項工作流程和常規操作,教我提高核酸檢測準確率的咽拭子采集方法,工作上很快就不再一抹黑。
    在隔離病房,除了日常的護理治療,還要承擔患者的生活起居護理,及時了解患者的需求,做病房內的清潔衛生、病房間的消毒隔離。患者都是單人單間,沒有家屬陪護,不能互相串門,時間長了難免焦慮煩躁,對他們的安撫和心理護理必不可少。感染上這種勞什子病毒本來就夠倒霉的,擔驚受怕,囚犯一般,患者們很在意別人是否嫌棄。治療過程中盡量不給他們造成這樣的錯覺,多一點同情,多一點關心,和他們聊一些家常,操作過程中避免躲避的動作,說話帶點輕松的笑聲,進門問個好,出門說再見,這些細節問題對于改善患者的精神狀態、增加配合依從度真的很重要。
    防護服、口罩和護目鏡雖然可以起到很好的保護,但是也會導致我們呼吸困難,動作幅度不能太大,病房轉一圈回來就是汗流浹背。護目鏡上的水汽很難消除,不得不斜著眼從邊框處尋找視野。結束工作走出污染區,脫下防護服的那一刻,神清氣爽像出圈的羔羊,感覺整個世界都是自己的了。

    在五院的日子里學到了很多,也成熟了很多。跟著老師們學會了不少技術,也懂得了責任與關愛。一天凌晨我剛接班,新入了一位剛滿周歲的小男孩,需要抽血化驗做各種檢查。我從來沒有給這么小的孩子扎過針,怕做不好。本來應該下班的王歡姐留下來帶我,一起去給那孩子抽血、采咽拭子。看著歡姐帶著雙層手套都可以一針見血,并且那么短一段小兒靜脈竟可以抽出20多毫升的血,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。使我認識到護理工作可學的東西太多了,沒有長期的經驗積累,怎能處理好這樣的難題。
    護士長和姐姐們工作上的幫助,生活上關心,讓我有一種被寵的感覺。有一次護目鏡把我鼻梁的皮膚壓出了很多小泡泡,朱護士長馬上給我清潔、消毒,找來水膠體給我貼到容易壓迫的地方,連續多天問我皮膚的愈合情況,直到幾天后那些泡泡完全吸收她才放心。快結束隔離的時候我的智齒造反,牙齦腫痛,各位姐姐給我想了很多辦法,朱護士長讓我用生理鹽水漱口,幫我聯系口腔科,很快院里為我送來了消炎藥、嗽口水。這些點點滴滴,是我這次出征抗疫一線最美好的記憶,也是我享用一生的精神財富。
   感恩遇見,感謝成長。

潘寧寧,普外一科護師,首批支援濮陽市第五醫院醫療隊隊員。出生于1994年,2018年畢業于鄭州大學護理學院,2016年入黨。來源:油田總醫院微信平臺
快乐赛车开奖结果